Banner
许知远做淘宝主播6家书店直播共发声:守护精神
- 2020-03-16 04:55-

首页-英雄联盟比赛押注平台-英雄联盟比赛押注APP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独立书店人备受煎熬。据实体书店联盟书萌于今年2月对全国1021家书店的调查,截至2月5日,90.7%的书店选择停业,超过99%的书店没有正常收入。尽管最近两周陆续传来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独立书店人备受煎熬。据实体书店联盟“书萌”于今年2月对全国1021家书店的调查,截至2月5日,90.7%的书店选择停业,超过99%的书店没有正常收入。尽管最近两周陆续传来了书店复业的消息,但疫情之下,客流量不复往日。

  3月9日晚,单向空间联合淘宝直播、薇娅viya共同发起“保卫独立书店”直播企划。单向空间创始人许知远作为当班主播,连线独立音乐人叶蓓以及南京先锋书店创始人钱小华、杭州晓风书屋创始人朱钰芳、重庆精典书店创始人杨一、广州1200bookshop创始人刘二囍、海盐乌托邦书店创始人童兴家,大家共同为书店发声。

  许知远毫不掩饰自己对主播一角的“难以适应”,每每连线一位书店同行,他几乎都要问一句:“你也是第一次做这玩意吧?”在几番闲聊、打趣、问答与思考后,他说:“每个书店人都不是孤立的,大家都是这个群体的一部分。诚实和爱,是我们应对危机最好的方式。”

  “尽管书店已经复工,但看上去还是像一座孤岛。人们的焦虑和阴影还是没有散去。”

  南京先锋书店创始人钱小华感慨,门店关门一个多月,是先锋二十多年里从来没有过的先例,“不只我们,很多书店都遇到了这样那样的困难。这样的困难还不会是短期的,尤其当人们习惯了网上消费,未来实体书店的客流怕是堪忧。我现在看着空空的书店,真有点心碎,有点心痛。”

  在疫情时期,先锋也发起了很多活动,比如“寄给2020某一天的你/TA”、“先锋气味盲选”等等。钱小华透露,书籍盲袋这样的形式挺受读者喜欢,很多人还特意注明要他亲自选书。“我们也有自制布包、手工书签、手写明信片等,想让读者通过更多的形式亲近我们。”

  2月9日,先锋还在微博上公开了一份通知。这份通知提到:“即日起,所有医生、护士持本人医师执业证、护士执业证或医院胸牌在先锋书店所有门店消费均可享受终身八折优惠。”其中的“终身”意味着,未来任何一个时间点,只要先锋书店还在,医护人员可持本人证件在书店拥有这项福利。

  钱小华说,一是自己喜欢,二是想为读者服务。“书店是一种社会景观、公共景观,说白了是老百姓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一家书店的存在给一个地方带去了很多希望。如果书店死了,许多人也会孤独地死去。我想我们肩负着最重的责任。”

  杭州晓风书屋创始人朱钰芳也坦言现在是书屋最难的时候,哪怕是非典时期都没有这么难。书屋于2月24日复业,那一天就来了15位客人。

  “我预计起码两个月时间里,读者都不敢来。特别是大学书店和博物馆书店,以前会有很多家长带孩子来,但现在家长都不敢带孩子出门了。”

  朱钰芳也在寻找各种办法,在这次淘宝直播前,已“豁出去”做起了视频直播——《推开晓风的门》。她说:“其实为直播做的盲袋,我们是亏本的。直播的真正销售转换,也很难说。对于怎么通过网络寻找赢利点,我还是外行。但我最大的想法是可以通过直播这样的平台,让更多人认识到杭州有这么一家书店。希望以后有更多人可以回到实体书店。”

  最早晓风书屋的定位为社区书店——和社区里的人一起成长,一起拥有幸福感。朱钰芳不止一次说过,人们在实体书店,一定能感受到不一样的惊喜:“读书可以很简单,可以回归天真,这个天真是要自己去找的。在实体书店,本身想买这本书的同时你又邂逅了另一本书,那种惊喜感不是‘点击购买’可以拥有的。”

  重庆精典书店创始人杨一坦言,这次冲击应该是精典书店快22年来最厉害的一次。

  2月12日,一位朋友让他推荐几本书,他拍下桌上最近读的一些,发了过去。朋友看到照片,说想到精典把这些书全部买走。最后,杨一去店里约上了快递,包邮寄了过去。这也是自从1月24日到2月12日,书店里的第一单销售。

  说起来,精典书店的创办源于杨一自己的经历。他告诉许知远:“我开书店,很大的原因在于我曾经是个学渣。恢复高考后,我母亲就是用阅读这个方式挽救了我,让我爱上了读书。我用了两年时间,通过这些书,考上了好的大学。可以说,开书店是我对自己过去经历的一次纪念,也是感谢我的母亲。”

  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重庆还会有“买不到书”的情况,那时候邮购都不方便,更别提电商。“朋友说你干脆开一家书店好了,那我就开起来了。”

  疫情时期,精典没有开店,于是加大了线上微商城销售,也在读书群里面销售新书。杨一坦言:“效果一般,因为网店的价格实在太便宜。很多读者,转而去当当、京东下单。由于定价的原因,实体书店还是很难与网店抗衡,所以独立书店往线上转型还是非常困难的。我们还是要把空间体验感做好。”

  不过,在等待与煎熬中,杨一也感受到了来自读者的温暖支持。有一位读者指定要在精典的微店买书,还说:“精典选书有水准。再说了我真怕你们撑不过去,我爱精典,所以难关共渡”。

  1200bookshop是广州目前唯一的24小时不打烊书店。它的创始人刘二囍说,开业六年来,此时是最艰难的时期,危机感受之强烈是前所未有的。

  “尤其二月份,1200bookshop一半以上的门店关闭,没有任何收入来源。保持营业的店面收入惨淡,甚至不及往常的十分之一。”

  在2月15日的一篇《79.04%的实体书店撑不过三个月 1200bookshop之求生欲》中,刘二囍写道:“六年来,不打烊书店一直24小时亮着灯,夜间从未停止过营业的1200bookshop总店,夜间已经熄了灯。对此我们非常担忧,如果这种状况持续再久一些,书店的灯也将在白日无光。”

  为了应对危机,1200bookshop推出了优惠储值卡、“不能、不明白”帆布包、1200bookshop盲选礼包等产品,在一星期里得到了50万的现金流。更让刘二囍印象深刻的是一位读者留言说:“大四那年来广州住不起宾馆,就在1200趴着睡了两个晚上,很心酸,谢谢1200当时给了我依靠。”

  “书店很多时候扮演着一个公共空间的角色,它没有门槛,所有人来去自由。 ”尽管疫情或许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消费习惯, 但刘二囍认为,经过一两个月的“禁足”,大家反而对“走到线下”充满了渴望。

  2月底,他发布了《乌托邦书店结业通告》:“自16年至今,乌托邦前前后后走过来四个年头,虽然一路辛酸,但也都算挺过来了。然而,在今年的春节,由于此次疫情影响,我们实在无力前行。选择结业,或许是对自己人生的一种 ‘止损’方式吧。”

  这家小店曾发起过众筹观影系列活动、西西电影工坊系列活动、乌托邦民谣系列活动等,受到不少读者的喜爱。根据通告,乌托邦的结业时间定在今年5月1日的前后一周。目前,书店还有大量库存新书,以文史哲、艺术、经济等为主,还有少量签名书、绝版书、毛边书、港台原本、外文原版等。目前,这些库存会以盲盒的形式出售,并赠送乌托邦结业书签。

  童兴家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后面他打算重操旧业做建材。他说:“结束只是暂时的结束,结束也是重新的开始。”

  2月24日,原本计划15周岁生日活动的单向空间发布了一封求助信,信中提及:在疫情蔓延的一个月里,仅剩的4家实体书店只有北京朝阳大悦城店开始营业,北京东风店、杭州乐堤港店和秦皇岛阿那亚店全部闭店,北京爱琴海店已于去年年底停业。而大悦城的整体客流量每天只有平时的十分之一,书店平均每天只能卖出15本书。预计书店2月份收入较往年直线%之多。

  这一封信引起了极大关注。单向空间旗下杂志书《单读》主编吴琦后来坦言,这次自救会员的活动并不是简单归因为“实体书店的经营困境”,那只是故事的一半,故事的另外一半是:在突破书店本身的困境之外,我们还要做什么?

  他说:“我们没想过要通过这个活动赚多少钱,而只是希望通过它为公司带来一个持续稳定的现金流,来做更多的事情。用户购买储值卡,除了获得超出购买金额的储值以外,更多的是因为他们愿意支持单向空间继续在书店和平台的中间地带去做实验,去探索一条只属于单向空间和它周围这群人独特的道路。”

  此后,单向空间还开启了“书店互助计划”,为身处困苦的同行积极发声,也包括了这一晚的淘宝直播活动。在直播同时,他们联合另外5家独立书店准备了6款书店盲袋,盲袋内包含不同书店的精心选书、限定文创产品,每家书店的盲袋产品也各不相同。

  叶蓓直言,她对许知远做淘宝直播感到挺意外的,但或许书店人此刻都需要尝试不同的方式:“不论在什么时代,都要接受不同的方法。”

  “书店对于城市是非常重要的。疫情下,大家是彼此联结,彼此鼓舞的。”许知远说,他希望和这些伙伴一起,去不同的书店分享音乐和书,而且第一站就在武汉。“经历了这次疫情,我会更渴望去理解生活,理解人,理解书籍。”